天空财经 资讯 金融服务科技创新机制仍待完善 交易所、银行、资管将这样发力

金融服务科技创新机制仍待完善 交易所、银行、资管将这样发力

  作者: 黄思瑜

  [ 科创板IPO融资8200亿元,96%的企业获得创投资本支持,投资合计约6000亿元。 ]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较为完整的科创金融服务体系,支持了科技创新的快速发展。但是,金融服务科技创新效能仍显不足。那么,金融服务体系应如何精准发力,更好服务科技创新?

  6月8日,在第十四届陆家嘴论坛(2023)上,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谷澍、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邱勇、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欧冠升(Nicolas Aguzin)、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卫东、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纪志宏、施罗德投资集团首席财务官Richard Keers就如何构建更好支持科技创新的金融服务体系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资本市场在服务科技创新方面具有重要作用。”邱勇表示,上交所将提升科技创新综合服务、精准服务能力,健全支持科技创新的制度体系,增强服务科技创新合力,构建支持科技创新的良好生态。

  关于银行如何进一步深化科创金融服务?谷澍认为,要聚焦创新链和产业链深度融合,拉长做深金融服务链;完善科创金融专属服务体系,提高专业服务能力;共建科技金融服务生态。

  如何构建科技创新良好生态

  科技创新成为引领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动力,需要多层次、全覆盖、可持续、高效率的金融支持。资本市场在服务科技创新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在邱勇看来,资本市场的市场属性强,规范水平高,具有风险收益匹配、激励约束相容的独特优势,不仅能提供直接融资支持,更能在优化资源配置、激励企业家精神等方面发挥重要功能。

  设立科创板是提升服务科技创新能级的关键一招。邱勇表示,科创板设立了3年,对我国促进科技创新做出了积极贡献:一是深化关键制度创新,助力“创新链”加快转化; 二是扩大集聚效应,推动“产业链”做优做强;三是拓展融资渠道,确保“资金链”持续高效;四是构建激励约束机制,激发“人才链”创新活力。

  截至5月底,科创板上市企业达528家,行业分布集中于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科创板IPO融资8200亿元,96%的企业获得创投资本支持,投资合计约6000亿元。近三年,科创板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29%、56%,2022年平均研发投入强度达到16%。

  “资本市场支持全球创新的关键做法就是上市的制度。”欧冠升同时称,“我们为新经济公司打开上市之门,吸引更多企业、更多流动性、更多投资人、更多专业服务,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需要培育好的政策产品以及加强基础设施,因此我们将不断增强市场活力和质量,不断增加新经济相关投资产品的品种和选择。通过衍生产品的开发,引入了一系列稳定的改革。”

  那么,下一步,上交所将如何利用科创板支持科技创新,构建科技创新良好生态?邱勇表示,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提升科技创新综合服务、精准服务能力。在发挥综合服务体系方面,要突出科创板硬科技特色,严把上市入口关,凸显中介机构看门人职责,持续打造硬科技企业上市首选地。

  二是健全支持科技创新的制度体系,强化市场约束和法治约束,提高投融资便利性,优化市场资源配置。以全面注册制为牵引,优化股权激励、信息披露等制度,提升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效率,支持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拥有原创引领技术的企业上市发展。

  三是增强服务科技创新合力。坚持“开门办审核、开门办监管、开门办服务”,推动产业链上中下游、大中小企业协同创新发展,打通从科技强到企业强、产业强、经济强的通道,形成推动科技创新的不竭动力。

  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和开放,对科创企业的未来也发挥了重要作用。Richard Keers称,中国持续的金融改革开放会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催化剂,比如风险投资的跨境流动,能进一步推动中国的科技创新。QFLP的扩大也能为中国早期创新公司提供融资。另外,QDLP的机制能培养本地创新,中国风投公司也开始对海外投资,通过积累海外的经验,他们能更加开放,更好评估中国的创投企业。

  银行深化科创金融服务将做这些布局

  当前银行科创方面的金融服务已经走上了快车道,但是和实际金融需求相比,科创金融供给仍然较为短缺,进一步提升服务效能,还面临着一些堵点和瓶颈。

  谷澍认为,瓶颈、堵点主要有三点:一是科技创新本身日新月异,不断催化出一些新业态和新企业。银行业始终处在追赶的状态,还需要有快速迭代更新相关服务的知识储备和专业能力;二是商业银行天生都比较审慎,这种审慎的风险偏好和科技创新高风险之间存在错位;三是在进一步拓展科创金融、如何汇聚整合各方力量、打造更完善科创金融服务生态等方面,还需要加快推进。

  那么,科创企业间接融资最大的难点在哪里?又应如何克服困难?纪志宏称,科创企业知识产权或者专利的含金量,难以用传统的风险评估模型评估,所以难点在于如何把知识产权的含金量分析出来。

  “我们用大数据方法分析知识产权的质量和价值,同时把科学家团队纳入进来,兼顾企业研发能力、投入强度、行业前景以及政府政策支情况,多个维度生成科创评价等级,对创新能力强的企业进行征信加分。”纪志宏介绍解决方法称。

  谷澍提出“三个专门”,专门的评估和准入体系、专门的队伍、专门的产品。“科创企业和其他产品成长周期不一样,面临的风险也不一样,需要把信贷产品和其他股权投资的产品的优缺点结合起来,从而创造出更适合科创企业的产品来。”谷澍称。

  二十大报告对完善科技创新体系、加快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做出了专门部署。这也对金融服务科技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么,接下来银行业应如何进一步深化科创金融服务?

  王卫东认为,一是要在拓展金融服务覆盖面上下功夫,鼓励金融机构围绕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等科技企业全生命周期,聚焦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科技成果转化、科技基础设施等科技创新全领域,满足企业科研院所等科技创新主体的金融需求。

  二是要在构建多层次资金运作体系上做文章。对公共属性较强的科技创新项目,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金融机构按清单支持的投入体系,开展有组织的科技创新。对市场前景清晰的科技创新项目,鼓励金融机构优化融资产品,支持企业增加科研投入。对具备市场化运作条件、但面临暂时市场失灵问题的科技创新项目,可以充分发挥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机构的作用。

  三是要在提升金融服务可持续能力上求突破。建议以长期货币政策工具为支撑,鼓励金融机构以低成本、长期资金定向支持科技创新,并通过税收优惠、政策补贴、风险补偿等一系列措施引导企业加大投入。

  除了做好科技创新的全生命周期、全产业链条的服务之外,谷澍认为,还要完善科创金融专属服务体系,提高专业服务能力,以及共建科技金融服务生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空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kycaijing.com/news/226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